高级搜索
您当前的置:首页>> 要闻动态


崇左:南北通畅,从“末梢”走向前沿

[ 来源:左江日报     更新时间:2018-3-5 9:10:24 ]
 

中越友谊关—友谊口岸国际货物运输专用通道,一端连系越南一号公路,另一端对接中国南友高速公路。满载货物的中越大型货运汽车经专用通道一路畅通对开。

这是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的关键节点,是“一带一路”建设推动下形成的道路联通机制取得的重要成果。

近两年来,以崇左为节点,中越边境线上迅速形成了畅通的交通路网。作为国内企业抢占东南亚市场绕不开的节点城市,崇左备受关注。

南向通道建设,使崇左从边陲“末梢”一跃成为对外开放的枢纽城市。

堵住的“路”与通而不畅的“经络”

从南宁一路往南,纵贯越南、老挝、泰国、马来西亚,直到3800公里外的新加坡,这是近年来被各国寄予厚望的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获泛北部湾多国广泛认可,并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大框架下开始推进。

“从崇左凭祥出境,横穿越南中部荣市,西进老挝,有三个口岸进入泰国,最常走的是沙湾拿吉。” 广西贝利达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利达”)是广西最早的中泰物流线路探路者,总经理黄新愿对这条物流线路最熟悉。

随着我国对外开放不断深入,与越南接壤的崇左口岸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2008年,为应对日益增长的货运需求,贝利达开广西进出口贸易企业业务之先河,开辟了深圳到泰国的物流运输业务。

从深圳将纺织品和日用百货运往泰国,行程共2600公里。这条线上的大部分路段都是高等级公路,而崇左友谊关—越南是这条道的关键节点,是贝利达运输车辆出境的必经之路。

“最初,从深圳到友谊关,国内路段全程是高速公路。境外泰国段大部分也是高速公路。只有越南和老挝路段是泥沙公路,比较难走。”黄新愿说,真正的难题还不是路,而是途经的各国并没有形成道路联通机制,通过国与国之间的连接点耗费时间,通而不畅。

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东南亚国家纷纷响应,口岸基础设施、道路基础设施逐步接轨。越南、老挝开始修建高速公路。

黄新愿感受到了明显的变化:从深圳到老挝的2600多公里行程,运时整整缩短了一天!

开辟了中泰运输线路,把握了运输生命线,贸易与运输形成良性互动,贝利达进出口贸易量又迎来一轮增长。

畅通的“路”与渐成的跨境物流体系

“仅从中国地图上看,崇左在西南边境上,但把越南地图合起来看你会发现,崇左正好处在中国、越南、中南半岛的中心。”

跳出中国看崇左,广西华泰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泰物流”)总经理姜吉健从欧洲、中国和东南亚三大市场看到崇左的节点城市地位。

“越南的产品通过陆路运输发往重庆,在重庆对接‘渝新欧’班列。”姜吉健将崇左视为中国、东南亚、欧洲三个市场的连接点,将陆路运输视为通往欧洲市场最便捷的通道。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深入,劳动力成本低廉的东南亚,成为制造业转移的目的地。富士康、三星等电子产品行业巨头抢夺布局东南亚市场,国内华东、华南密集型企业也移至东南亚。

“出去的是原材料,回来的是成品,‘中国制造’变成了‘越南制造’。”姜吉健笑称。

地处南向通道节点的崇左,区位优势更加凸显!

姜吉健看准了这一优势,从千里之外的大西北陕西来到祖国的最南边崇左凭祥创业,开辟了跨境运输业务。在这里,他获得了第一桶金。

“货物多积压一天,运行成本就要成倍增长。”姜吉健说,无论是原材料供应商还是产品生产商,都希望花在路上的时间短些再短些!

打通了关节,越来越多的商家嗅到了商机。

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汇聚在崇左,华泰物流与富士康等大型工厂建立合作关系,负责崇左凭祥到越南运输路段,并陆续承接8家世界500强企业的运输业务,不断开辟出新的物流线路。

国内段,华泰物流将线路延伸到陕西。

国外段,华泰物流与越南、泰国、马来西亚、老挝、柬埔寨等5个国家的企业建立合作关系,负责境外路段运输。

陕西的特产、电子产品在华泰物流的货车上一路南下,奔往越南。数天后,车上搭载的产品换成了东南亚的产品,一路北上,返回陕西。

同样承接了富士康等行业巨头运输业务的还有贝利达。

在开辟中泰物流线路后,贝利达的市场版图不断扩张。

在越南,贝利达先后与越南运输企业合作成立了山河贸易有限公司、百越国际物流、TVC国际运输公司。由越南、老挝、泰国物流线路拓展至柬埔寨等其他东南亚国家。

“公司运输线路所经过的国家,都有投资合作的物流公司,涉及铁路、公路、海运三种运输方式。”黄新愿说,跨境运输已成为贝利达继进出口贸易后的又一个主营业务。

地处友谊关口岸的广西凭祥综合保税区则是南向通道上最大的跨境物流平台。

华泰物流、贝利达便是第一批入驻凭祥综合保税区的物流企业,马来西亚的国际物流品牌捷递(OTL)等行业巨头也相继把总部搬到了凭祥综合保税区。

依托凭祥综合保税区,崇左提出了打造“崇左市—越南谅山—越南海防港”“崇左市—越南河内—越南胡志明市”“崇左市—越南谅山—老挝沙湾拿吉—泰国曼谷”3条黄金物流线路。在此基础上,打通崇左市—苏州—满洲里—欧洲(苏满欧)、崇左市—郑州—新疆霍尔果斯—欧洲(郑新欧)、崇左市—重庆—新疆阿拉山口—欧洲(渝新欧)中欧班车物流往来无缝对接,青岛—崇左市—越南物流线路(青凭越东盟专线)与“中韩快线”对接,把凭祥综合保税区打造成为中南半岛经济走廊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无缝对接的陆路物流枢纽。

这,与泰国、越南等东南亚国家打造本国产品进入中国最便捷的物流大通道的思路不谋而合。

一个由多国共同构建的跨境物流体系正逐渐形成。

扩张的“路”与持续升温的南向通道建设

2017年8月,渝、桂、黔、陇四地政府在重庆签约,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前期重点建设铁海联运通道和南向跨境公路通道,以重庆为起点,经凭祥口岸出入境,连接新加坡等东盟各国的国际铁路联运通道和跨境公路通道成为先期建设的重要内容。

南向通道建设持续推进,交通路网建设是基础。

南宁至崇左城际铁路项目、崇左至水口高速公路、水口至驮隆中越界河公路二桥工程(中方)均已实现开工建设;云桂沿边防城港至文山段铁路工程项目已列入广西“十三五”铁路发展规划和纳入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

收获已经开始,2017年下半年以来,崇左凭祥口岸出境班列明显增多:首列中越班列、首列赣欧(亚)班列经凭祥口岸出境,中欧班列(中国南宁—越南河内)跨境集装箱直通班列实现双向对开,中新南向通道张掖农产品国际专列将西北的农副产品运往东南亚……

“航空运力不足,陆路运输弥补了缺陷,运输时间也更灵活。”深圳捷递公司董事长张姣云说,陆路跨境运输已经兴起。

自中越友谊关—友谊口岸国际货物运输专用通道开通后,每天约有1300多辆货运汽车行驶在专用通道上。

  “2015年到2017年8月,业务量翻一倍。进入10月,业务量又迎来增长高峰,公司每天要接40-50个集装箱。”

“公司2017年出口四个多亿美金。预计运输量增长40%。”

“仅是零担物流,商会在友谊关口岸出口量一天就达到了1500台。”

……

陆路跨境运输像一匹黑马,冲出了海、陆、空三种传统联运方式的困局,打破了固有的货物运输方式和理念。

新的趋势又出现:出口东南亚的跨境运输需求发生了变化。

“有企业把泰国、老挝部分海运货物改走陆路,转移到友谊关口岸入境,行程居然节省了三四倍时间。”

凭祥市中国—东盟物流商会会长李万军从快速的客户需求和业务量变换中发现了这一变化。在他看来,新的风向标已经开启。

“节点城市!就是崇左发展跨境物流业最大的优势。”姜吉健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东南亚国家生产的商品将直接在崇左搭上班列,一路向北,在重庆对接“渝新欧”班列迅速进入欧洲市场。

作者:记者 农彩云 蒋欣攸  责任编辑:张芳     

打印本文        
分享到: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上一篇文章: 广西认定首批现代服务业集聚区
下一篇文章: 玉林市首个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投产

主办单位:广西北部湾经济区和东盟开放合作办公室  网站地图
办公地址:南宁市东盟商务区中泰路11号北部湾大厦北塔 邮政编码:530029
技术支持:人民网广西频道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站标识码:4500000066
桂ICP备09002920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765号